在啟程的那一剎那
 眼一眨
 世界只有軌道那麼長


列車長啜著這一杯
退休前名為Aries的特調咖啡
夢的煙霧染紅大半個遠山
山洞及隧道的名份之爭
自東風吹撫
逝去
消逝在火車快飛的方向


 冷氣開放下的玻璃窗
 輕輕呵氣
 濛濛地可用指頭畫起圖了


不變的鐵路
不變的季節變化
春雨濺濕了村夫那晚輕狂的夢 無悔青春
深遂的山色
充滿淋漓汗水的下雨天
蛙鳴掩去萬籟
然後 火車快飛


 厚重的鏡片下
 厚實的鼻樑撐起大片光陰的美麗痕跡
 不知何時說再見


隔壁村的美姑娘
現在是家裡那碗糙糠
要若脫殼碎碎念多放鬆一些
溫柔點也好
我會更加愛她
雖然我已經愛了她數十年
愛得 火車快飛


 終站的月光銀白如髮
 我願摘下
 月台邊 火車快飛


--
本篇是20080626晚間修訂版本,初稿於數年前高中畢業值七八月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百 的頭像
小百

每天都想要睡覺

小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