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餓否?哪。」他遞給我一顆沒有光澤的蘋果,蘋果皮黃綠揉混,像遠處霞光與小樹林交錯而成的抽象油畫。

  「我袂餓。」我把他握著蘋果的手,輕輕撥開。

  「真討債,這是你說欲呷,我才去偷採來的。」他大口咬下,臉上寫著真甜。
  
  我覺得,他的笑臉就像遠處風光一樣好看。就像這顆無光澤的蘋果一樣,樸實香甜。
  
  
  
  
  這天晚上因為和客戶沒有約,下班就回家吃飯。一回到家,就聞到媽煮的晚餐,香氣薰薰,而爸一邊看電視,一邊幫媽揀菜,我道了聲「我回來了。」就快快的進了房間,褪下這一身輕盈又沉重的襯衫短裙,洗澡。滿心想的是好幾天沒有在家吃晚餐,等會一定會不小心多吃了點。想著想著,在鏡中看著自己開心的臉,也覺得好笑。

  和爸媽開開心心聊天,吃了兩碗飯,洗了碗,正想要坐下來和爸媽一起看看許久不見的家裡電視,看它還好不好的時候,媽叫住我。「妹妹,今天咱有收到一封訃聞。」指了指桌上。一封藍得令人默然的卡片。

  我愣了一下。「訃聞?甘是我認識的人?」然後,我看了看那封已開展的卡片,看到一個已經遺忘許久的名字。他。

  「妹妹,你擱會記咧以早咱住底庄下,柑仔店頭家的兒子嗎?」媽問著。爸打開了電視,指頭隨意轉著台。

  「嗯......我知......」我認得這名字,認得他是雜貨店老闆兒子,卻對我們當時的童年時光不復記憶,努力的回想當年曾經一起做過哪些事,努力的回想,他到底是什麼人。而他就在不經意間走了。

  因為我下意識的覺得,他在我的過去佔了很大的份量,只是我不知怎麼的,想不起來,甚至讓我感到莫名慌亂。

  「下禮拜日,哪是妳有放假,咱就作伙返來去庄下,我嘛金久沒返去看朋友啊。」爸撐了撐眼鏡說。「返去看老朋友竟然是因為這種代誌,實在是歡喜袂起來。」

  我對電視也失了興致。「爸,另天才說好啊,我欲回房整理客戶資料。」便把訃聞遞還給媽。

  然後客廳迴盪著連續劇嘈雜的聲音,兩老並不多交談。
  
  
  
  
  回房後,我打開電腦開始處理客戶一些簡單的問題資料,但是卻無法專心,不自覺的一直想著,他,是誰。他,為什麼我這麼多年來都不曾想過這個人,卻在看到名字的當下心中激動不已,我知道我現在莫名的難過,很難過,卻沒辦法說明為什麼會為了一個像是只寫著名字的空白考試卷感到深深的難過。為什麼要難過?我努力去想,直至資料處理結束,我花了兩個小時。而這些東西基本上應該在十分鐘內就可以做好。

  然後我玩著無聊的小遊戲,那小遊戲是入眠用的,這樣混亂的思緒令我感到疲倦,只要讓眼皮也沉重一些,我想我我很快可以跳脫這些情緒,進入夢鄉,然後明天回到職場上過我的生活。

  「再玩一次就要睡了。」我心裡這麼想著。而MSN上跳出閃耀橘色光芒的惱人訊息,卻像酸橘子的氣味一樣,頓時我醒來,看究竟是哪個冒失鬼。同時我也暗罵自己,手機已經關機,MSN何苦還開著。自作孽啊。

  是乾姊。住在以前我住的鄉下,十八歲就結婚,二十歲離婚,帶著一個小男孩,回到鄉下開理髮店。她自個兒就這樣過了好多年。也曾有閒言閒語,但因為她心地善良,做事認真不計較,後來也就沒什麼指指點點,理髮店生意也慢慢變好。

  「妹 你織布知道他的是啊」我的天,她每次跟我說話都是場災難,我想我又更清醒了點。

  「我知道,姊......」

  「你要步要回來啊 我狠想念你耶」

  「哦,好啦。下星期天我應該有放假。姊,我今天很累了要睡囉,改天再聊吧,掰掰:D」

  然後我對著MSN按下結束,讓它在螢幕的右下角完全隱沒。他,也在我的心中隱沒了多久?沒有頭緒只有不愉悅的清醒,我想起有首歌說:「天亮的時候覺得腦筋太過於清醒而垂頭喪氣。」現在不是天亮,也不是好夢正酣的清晨,現在是深沉的十點,我在混亂中無法自拔,想讓自己睡去又不得睡去,我這時,也感到垂頭喪氣。走到客廳,陪兩老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直到他們去睡了,我也回復了些睏意。

  回到床上,心想著希望明天上班時,可以有個燦爛的太陽。我搖搖頭,想起現在是梅雨季。
  
  
  
  
  夢裡,我咬著他給我的蘋果,吃得很開心。

  他的樣子,因為背光,頭髮和汗水的閃耀,我只看出他笑得很開心。而樣子,模糊到看不清,想不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百 的頭像
小百

每天都想要睡覺

小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