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風卻在驚蟄後解旱。

  最近下了點雨,偶爾颳風,高雄的天氣也隨著春天搖擺,有人說,春寒料峭;有人說,料峭春寒。有人說,有人說。

  那古時候的蘇東坡先生說東風吹酒醒,我想,他根本就沒有醉。或是山頭夕照刺醒的。

  而我不沾酒,卻在東風的苦澀裡,翻倒了解酒的苦茶淡水。

  三月的柳絮已非三月的柳絮,隨風的柳絮終究不是枝頭的柳絮。

  然而東風不改涼氣,就,希望驚蟄年年有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百 的頭像
小百

每天都想要睡覺

小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