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心德目
乾坤乙定不修功,卦卜將來絕對空。
  • Apr 25 Sat 2009 01:06
  • 借過



  你決定離開這個地方。這個有著我們兩年多的美好回憶與悲傷痛苦的地方。

  啤酒罐我已經用塑膠袋整理起來,一桌的垃圾、便當紙盒,也都放進垃圾袋裡準備丟棄,就等著傍晚那陣repeat到走音的破唱片,唱出貝多芬為了什麼而假名給愛麗絲的曲子,就可以把這幾個日子我所積累的垃圾一次清空。

  是啊,就在你決定離開,並且離開後的ㄧ個星期後,房東打電話來催繳這個月的租金,我才似乎有點清醒;從那個晚上,你離開的那個晚上,宿醉般頭疼地醒來。而我的確宿醉。

  酒的味道在清理過房間後不到一天就消失了。而宿醉消失得晚些,它在付清租金後才消失,這時候才十分的清醒,我知道昨天已經過去了,房東不會再打來催繳房租,我也知道,你的確是離開了,雖然你剛買,只用過一兩次的香水、幾件家居衣服、兩雙只穿過一次的高跟鞋、你最常用來煎蛋,做早餐給我吃的平底鍋,還有我送你的那對耳環,上面鑲著亮晶晶的假鑽還留在這裡對我眨眼睛,但我相信,你不會回來拿的。

  畢竟,你已經決定離開,帶走絕大多數你的東西,為了這些而回來,似乎不太需要。而就算你真的回來拿取,那也只是回來拿取罷了。反正你有鑰匙。

  垃圾丟了以後,吃過飯,洗過澡,打開電視看著那些無聊的節目,一台換過一台,這世界的人們似乎表演慾過剩,需要這麼多舞台去展現他們自己,但有幾個會在錄影後認真的看看那些自己,就像世界杯的比賽,球員在比賽後觀看全程有哪些地方好或壞,哪裡應該保持哪裡應該修正,對手與自己的優缺點與戰術使用等等,像那樣認真的看看自己在螢幕裡的嘴臉,究竟是醜陋或美麗。

  所以我停在體育台,看著球員打著我看不懂的球,想說,就繼續整理房間的東西,書本、生活用品、衣物,還有一些關於回憶。全都整理完後,這個月也要過去了,也差不多該搬走了。離開這個房子這個地方這座城市,你覺得傷心而無法留駐,我亦同。

  打開剛從冰箱拿出的啤酒,輕輕喝了一口,我現在不需要灌醉自己,除了睡覺以外,不需要讓自己的意識沉溺,一個星期夠久了,我心想。然後坐在電視前,不經心的聽著主播用荒謬的言語播報比賽內容,著手整理一張張照片,如雪片般的照片。春天都過了,雪也該溶了。

  照片有我的照片,有你的照片,也有我們的照片。我以為我不再因為你的離開而感到難過,因為我以為我已經從宿醉裡走出來,因為需要繳房租被喚回到這個現實世界。現實就是,那一張張的回憶,根本就沉重而不堪掀起,每見一張,都要配上一口酒。不過就幾十張照片,看完已經是被窗外陽光曬醒後的晨間;鳥叫聲與重播的電視節目像一根根針刺進我的腦,我關了電視然後打開窗,無力的揮手趕走牠們的閒適。

  我的的確確無法去緬懷,那些我願意去正視卻無法正視的回憶,也許時間可以沖淡,也許不,誰叫我現在仍然無法忘卻那些,那些快樂那些美麗那些悲傷那些一切一切的一起走過,如今,都付難過。

  直到不知名的某天,回憶願意借過。

  我猜,那時可以相視微笑吧。夢話。醒來就不該再說夢話。

  我看著堆疊在最上方的那張照片,你的獨照,那是我第一次為你拍照。在陽光的加持下,靦腆的笑容很美麗,隨風飄揚的髮絲,與朝氣相應的側臉,不可方物。

  轉身,看著窗外的陽光正熾烈著。不由得我對著天空擠出一絲蓮花般的淺笑,卻無力面對照片裡,你皎潔美麗的面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百 的頭像
小百

每天都想要睡覺

小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


留言列表 (16)

發表留言
  • 大蓁
  • 有touch到 :D陳小百加油阿:D
  • 得蒙汝言,蓬蓽生輝。

    小百 於 2009/04/26 14:45 回覆

  • cutelover
  • 以前我也是幻想有一天她會回來
    不管是不捨或者憐憫都好
    過了一個月電話竟然真的響了
    我顫抖的接聽...

    結果她只是要拿回安全帽而已 一一"
    從此之後就消失了
    她的照片
    我從那一天起也不敢再看了
  • 為您默哀三秒鐘...1...2...3
    畢竟我只是編造故事XD

    小百 於 2009/04/28 14:36 回覆

  • MermaidAlia
  • 嗯~新朋友 新文筆 寫得真棒
    哈~~借過一下喔
    我馬上離開...XDDD
  • 這裡大多沒人,不用借過也可以隨時去來:P

    小百 於 2009/04/28 17:25 回覆

  • cutelover
  • 哇~
    編故事可以編這麼好啊
    我看的都快哭了咧
  • 是真的......在編故事XD
    這邊寫的東西只要看到分類是故事,請不要太當真......

    小百 於 2009/04/28 22:22 回覆

  • laruel
  • 在我正處於名存實亡的狀態下閱讀此篇...
    實在怵目驚心與感慨萬千...
    不知道該說什麼...
    哀...

    你沒有陳郎才盡!!別擔心啊!!哈!!
  • 其實我是想找一個中文所的看看我裡面藏了多少個修辭和呼應XD

    小百 於 2009/04/29 23:13 回覆

  • yellowfang
  • 這是...李宗憲搬家後林宥晨的心語!?
  • 其實我沒想那麼多~(茶)
    林宥辰應該不會有這種喟嘆才是,他可是劉老師所稱道的天才XD

    小百 於 2009/05/01 10:35 回覆

  • ajinamoto
  • 離開的人是不會回來的了,
    即便回來,恐怕再也會不到原來的感情,
    傷痕過的痕跡,需要更加用力氣掩蓋它。
    所以放開受傷的記憶,說:bye bye。

    喜歡你的故事,很有畫面感。
    (喔~老毛病又犯了,喜歡看故事,用腦海看鏡頭。)
  • 我寫作的時候也會去想像畫面:)畢竟是編造的,還不去想像的話就沒有憑依了。

    小百 於 2009/05/16 01:56 回覆

  • K620127
  • 從頭看到中間段的時候
    我還再想該用什麼詞來安慰你咧!
    沒想到到是假的
    還好是假的
    不然真的是挺難過的
  • 有些感觸不需要真的經歷過,不然那些作家要累死了~XD

    小百 於 2009/05/21 15:15 回覆

  • germinant324
  • 文筆的觸感,輕柔....
    想像的悸動,深刻....
    好像記憶裡,某一塊被遺落在材料盒裡的碎布,被拿出來,藉著感覺的手指,
    一針一線,輕輕的,隨意的,無心的,被連接在,曾有的意識中~
  • 多謝感想:D

    小百 於 2009/05/21 15:16 回覆

  • Amalea
  • 我覺得你可以接個新工作 >>替人寫情書 相信一定很快就會成功追到女生 文筆好好 我好感動
  • 所以阿嬤妳要幫我介紹CASE嗎~:P
    妳自己又不需要......orz

    小百 於 2009/06/14 18:05 回覆

  • swordance
  • 想也知道是你編的。
    另外,看了第一句就有城外記事的感覺了。
    不曉得是否有刻意營造?

    另外,賀喜終於有新文。
    雖然你會希望我等你有工作的時候再賀喜。

    我只想說
    你會懂
    真難寫啊!
  • 倒沒有刻意營造,然而這麼說似乎就變成其實我已經落入某種手法的窠臼中,該試著跳出來卻無法想方設法。

    小百 於 2009/06/19 11:42 回覆

  • lcine7107
  • 唉呀~~我以為是你的故事
    想說不知怎麼回應
    沒想到是故事(被擊倒)
    寫得很棒呦
  • 我從來不說自己的故事的XD
    因為我實在是個乏善可陳的人~

    小百 於 2009/08/07 10:18 回覆

  • animism880
  • 小百說意見

    小百好:
    我是3貓,說給意見,其實我也不能給什麼意見啊,寫一點感想的話,大概還可以;主要就是看你想寫哪種路線的小說或者散文,有沒有想參加比賽,或者只是寫來發洩一下情緒。想走大眾還是純文學,要看個人喜好,另外就是有沒有想挑戰自己寫文的極限,在挑戰的這方面如果有野心的話,再加上熱情,就可以寫更多的文章了。先請問小百喜歡誰的文是想看小百大概喜歡哪一種風格,因為在這邊拜讀了三篇,比較偏向都市裏一小塊情感的描寫,讀起來沒有壓力......;但是,如果要說到個人的風格的話,嗯,也就是這樣才會提到有沒有想要挑戰自己的極限這問題。路線;有沒有想挑戰?這是我覺得要先抓住的重點,不然,以小百現在的文字流暢看來並沒有什麼大問題,而且你國文程度也超好的啊!
  • 我是那種需要人給方向的人XD 大概是十幾個人給我方向,我一個個去揀選碰碰運氣看靈感有沒有相關。 我當然希望寫出來的文字可以賺錢XD但是我也很清楚自己還沒有到那個階段,什麼風格我自己真的很不清楚,我只能說約略的知道自己寫不出什麼來,也處理不了太多人物並存在故事裡。
    有陣子我喜歡城市的疏離感,但現在我又懷疑,疏離感到底是些什麼東西?我到底再喜歡些什麼其實自己並不是那麼了解,需要在對談中或不知道的什麼方式裡面,才會豁然開朗吧。

    小百 於 2009/09/09 23:58 回覆

  • animism880
  • 小百午安:
    現在寫的,也不是不能賺錢啊,像借過這篇發展成長篇小說,也是可以投去出版社滴。
    我也是看不出你想朝哪方面發展啊,以借過來說,加長的話,就是一般大眾化的小說,被接受度也高,只不過創新這點就要在內容多加料了。純粹以這篇小說來看的話,就是看你坐不坐得住椅子把一篇小說加長。
    那如果你想寫冷門一點的,這篇就有很多地方要加強了,比方它要人想些什麼,它能帶來什麼深刻的記憶,以這篇來看的話,一些細節都可以再加強,比方文中提到貝多芬的音樂,在這裏可以看出小百對音樂也有一定的了解,這首曲子和廢棄式的倒垃圾之間有所關聨,也和廢棄掉的耳環之間有關聯,只不過表現方式比較粗枝大葉,會注意到這一點,主要是你也有在寫新詩,其實我覺得也可以運用到新詩隱喻的方式來表現一些情感之間的連結性,這樣可以讓文章變得有深度,比如看不懂的球賽與愛情的勝與敗之間也可以再多著墨,電視裏人物的嘴臉不妨用另一種方式來表達與之相對的女友的嘴臉(這是舉例),那麼耳環的閃光也不會很簡單的只是以對我眨眼睛來形容,它也可以變成後文中所提及的刺痛的閃光的一種。
    上面那段提到的是比較深入一點的寫法,因為不知道小百會不會想寫這種方式的小說所以才會提出喜好問題,如果想寫這樣的文的話,式必要在有點冷門和大眾之間做個選擇喔,也因此我才會講到挑戰性XD。
  • 多謝喵姐XD
    先前有另外回應你了,喵姐提的"連結性"是我需要再加強的地方,也可能是我內文中著墨點所造成的問題。 不過後文中刺痛的閃光是因為作者在看不開的情況下,看什麼都不順眼,就如同我有時候睡醒看到天氣好會莫名的火大一樣。XD
    我實在是寫不長也不想讓文章變成被刪掉的引言XD,寫個幾百字我就開始看字數,超過一千了,修修刪刪,超過一千五了,修修刪刪。

    小百 於 2009/09/15 08:16 回覆

  • julylove
  • 我也在收拾回憶,或者來說,其實我被回憶淹沒。
  • 記得偶爾浮起來呼吸即可~

    小百 於 2010/08/14 18:21 回覆

  • julylove
  • 如果,甘心沉溺呢?
  • 那......請準備氧氣筒~裝的多可以沉得久

    小百 於 2010/08/14 23:1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