颱風夜。

  生活在這個地方,颱風似乎是要習慣的氣候型態,所以在這個部分,祈求人人平安,別無他想。

  風就這樣呼嘯,聽說北部大雨,這裡倒還好,南部是需要雨水的,但多了,也吃不消。方才下過一些,驟雨初歇這幾個字閃過腦海,柳永啊,雨霖鈴。這樣的夜晚適合讀一點詞,然後寫作。

  可我並沒有因此讀詞,這也稱不上什麼寫作。我只是打了電動後,一時想敲敲鍵盤,佔一點網路空間。太懶了,怪就怪這裡沒有楊柳岸。

  無心讀寫,就只是這樣隨便地說說什麼。剛過的昨天那個夜晚,因為找不到人遣懷,有點孤單。回過頭想,哪個夜晚不是這樣子?大多夜晚是孤單的狀況下,樣本數夠高,就沒有孤單可言。

  寂寞吧。大概是這樣的。像現在靜謐的時候,只能有音樂鬧耳,那風來侵,既無法可管就任它擺盪去了。寂寞人,寂寞城市。

  當寂寞與孤單過度濫用在我的部落格裡,也許就無所謂寂寞孤單了。但,它們確實是存在的,只是普羅化之後,沒什麼特別,沒什麼好說的。

--

  我時常會想,特別在睡前會想。完全沒有光線的黑暗中,近視的人用不著眼鏡。看得模糊與清晰,在看不到的地方是沒有意義的。

  不知道這對不對,我只知道,半夜下床上廁所,我不會把眼鏡戴上。如果有的話,基本上也沒什麼意義,戴上就戴上,本就無法期待一個恍惚中的人去想起這些的。

  開著燈,睡眠品質會變差,即使是小燈。至少我是這樣。既然閉上眼睛就是天黑,要睡了就讓它夜幕低掩,莫擾清眠。

--

  如果你是需要開小燈才能睡的人,相信你半夜下床上廁所時走路的安全性是比我高一些的。

  晚安,並早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百 的頭像
小百

每天都想要睡覺

小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