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心德目
乾坤乙定不修功,卦卜將來絕對空。



  這篇雜談不是複製文,我相當不齒自抄文章這種行為。而有在看我網誌的人,會發現我常常自抄。可證我很不齒自已。

  星期天整日的風狂雨驟,這四個字用到現在,包括MSN、臉書、噗浪,可能不下十次了。但確實是風狂雨驟,驟雨一般是用在短暫而急促的大雨,這次並不相同,是整日的急促大雨。房間的落地窗像是把車開進洗車機器裡,整日地洗刷。

  睡前打這篇並沒有打算如上一篇的雜談談了點鬼話,這篇比較像人話,因為內容很隨便,隨便到沒有內容可言,大多數人的網誌內容是沒內容可言的,當然了,即使我字打的很多,也不代表這樣就有內容可言,只是許多人總以為字數與內容成正比,那大概是史記與資治通鑑這種大部頭中的大部頭給他們的錯覺。當然還有很多大部頭的東西,我當然也是沒有念過的。

  小部頭的也沒念過。很多很多都沒念過,正常人是這樣吧,結果我因此又變得正常了。在念書考試這個方面,我還蠻正常的。而我還蠻希望哪天可以變得不正常,例如考上國家考試這類的。(這部分正常的定義是,大多數人的情況即為正常。只是以此為定義的話,許多反常又會變得正常,那並非我所願。所以就專指於讀書考試。)

  剛度過的這個晚上無聊了一晚,想找誰聊而誰並沒有在MSN上,其實是根本就沒有誰的MSN,所以我開始常回這個荒廢已久的,專放荒唐文章的地方閒晃。也許哪天又變得不想跟誰聊了也說不定,也許那只是一時的?抱歉我又自抄了自己文章的題目來用。我真的很不齒這樣的自己,就如同我一點都不喜歡說笑,非常嚴肅,卻沒幾個人要相信。常常有低年級學生看到我就大喊,「搞笑老師」,這真是令我感到無限的哀傷。

  難道不該哀傷嗎?當然了,如果有這麼樣一個低年級的孩子看到我就六十度彎腰鞠躬,「專業的老師好!」,我大概會想揍死他。除外我還是覺得應該很哀傷的,至少表面上也要滴幾滴眼藥水。

--

  明天要挑戰不可能,社會課第二章第二回「氣候變奏曲」要在一節課時間內趕完......天啊我覺得我真是個社會小神仙,這種內容要教得比較好懂大概要兩節以上。我要大哭了我。

--

  同場加映: Davichi - 이별의 반대 말 (相反的離別話語) 收錄在Davichi第一張專輯的第十首歌。

  我喜歡這首歌,特別是後面的"ya~wo...lalala......"的哼唱部分。這個部分有著淡淡的無奈感。

  這篇唯一能看的可能只有這個部分,因為她們是唱歌的人,請在點閱後閉上眼聽歌就好。

--  

  希望每一天的天氣,能在它該有的時間到來,並且不造成像這樣過度的傷害。如果這個希望太過無理,我只能說如果希望容易達成,就不需要這樣希望了。如同希望每個人都能平安順遂那樣,無理且困難。

  即使如此,我仍是這樣希望的。祝君好,晚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百 的頭像
小百

每天都想要睡覺

小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wordance
  • 連續看了兩篇雜談,感覺到不少無奈。
  • 最無奈的點就是我竟然只能寫出這種東西......

    小百 於 2010/09/21 17:25 回覆

  • 波卡
  • 這篇倒是真的有一些莫名的逗趣
  • 我明明就很嚴肅。真的。你這麼說實在太令我感到悲傷~T.T

    小百 於 2010/09/21 17:2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