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



  倒沒特別注意月亮,月餅吃了一個,嫌柚子麻煩便不剝。夜晚在鞭炮與煙火漸歇後才真正開始。

  清風半夜不鳴蟬,也無一片蛙聲。

  忽來。這陣風來得正是時候,颯爽的,或許是那年宋玉說的大王之風。

  不管了,總之吹來舒服極了。

  不知君好否,故,祝君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百 的頭像
小百

每天都想要睡覺

小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